深圳陈振律师 QQ:479494300

深圳黑帮大佬白天开小四轮城中村送狗肉

 

 陈律师按:最近办了几个比较有影响的刑案,此案已审理结案,附判决书于下,此案算是办得令当事人比较满意的,因为最初很多人估计光头俊会判个十年八年的。 

 

深圳黑帮大佬白天开小四轮城中村送狗肉

 

今年9月下旬,随着11名涉黑犯罪嫌疑人被检察机关批捕,一个涉黑涉恶团伙案件成功告破。团伙头目人称“光头俊”,这个40多岁的男人每天开着小四轮在城中村送狗肉。可就是这样一个在许多人眼里为人低调老实的雷州人,却涉嫌暗地里拉帮结党、圈地聚赌、敲诈勒索、私藏枪支,唆使手下伤害多人。邪恶可能猖獗一时,但无法持久,曾经为害一方的犯罪团伙终将为他们的残暴付出代价。

晶报记者 唐洁 郑毅

被追砍的陆丰少年

15岁的小龙从老家陆丰来到深圳打工,在一家舞厅娱乐时几次都碰到旁边一名男子。次日凌晨,小龙刚走出舞厅,几个手持砍刀和铁棒的年轻人突然出现追砍小龙,险些让他丧命。虽然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身上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伤痕和残疾。

今年4月,15岁的少年小龙从老家陆丰来到深圳打工。刚来深圳没几天,险遇一场杀身之祸。

4月7日,在老乡的邀约下,小龙来到宝安区一家舞厅娱乐。烟雾缭绕的舞厅中,人们摩肩接踵,在重节拍的音乐声中扭动着。小龙也玩得不亦乐乎,动作越来越大,几次都碰到了旁边一名男子。对方狠狠地瞪了小龙一眼,没有说话,走了。小龙瞬间感觉到一股寒意,但没有太在意,继续尽情跳舞喝酒。

次日凌晨1时过后,小龙刚和朋友走出舞厅,头上就被重重地拍了一下,几个手持砍刀和铁棒的年轻人突然出现扑了过来。小龙如梦初醒,拔腿在午夜的街头狂奔。慌不择路中,小龙冲进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超市,超市的摄像头记录下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幕:追来的两名男子将小龙围堵在小超市的一个角落,三名持刀男子紧随其后闯了进来,棍棒、西瓜刀如雨点般落在小龙身上。靠在货架上的小龙身体渐渐发软,瘫在地上,脸上的表情已经凝滞,带着恐惧和无法相信的神色。其中一个施暴的年轻人可能喊了一声,几个人这才扬长而去,其中一名年轻人甚至还倒回来用刀再次狠狠砍向小龙的头部,这一刀险些让小龙丧命。

小龙的父亲从陆丰赶来,老泪纵横。“当时医生跟我讲孩子有生命危险,我好害怕。”说起当日的惨剧,小龙的父亲仍旧心悸不已。他是一个渔民,小龙初中毕业成绩不好,来到深圳打工,没有想到儿子离开家才几天,就全身插满了导管、缠满绷带,闭着眼睛躺在医院里。万幸的是,年轻的小龙生命力很强,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,并渐渐痊愈,但身上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伤痕和残疾。

这伙残忍施暴的年轻人到底是谁?

案发当天,宝安区上川派出所就接到了市民报案,值班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侦查。监控录像全程记录了犯罪嫌疑人的施暴过程以及体貌特征,警方在回访中获悉,这几个人都带有浓重的雷州口音。通过进一步侦查和分析,警方确认犯罪嫌疑人与他们正在调查的一个雷州籍涉黑团伙有关。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:他们都比较强调内部团结,相对排外,语言自成一脉,胆大敢搏,喜勇好战,乐于迷信等等。其实,对于这个涉黑团伙,宝安警方在今年年初就开始展开摸排和取证工作。动手的几个年轻人在这个犯罪团伙中是比较底层的小马仔,团伙的头目人称“光头俊”,雷州人。

在广东,雷州半岛以民风彪悍闻名。当地居民大部分由闽南莆田一带渡木舟搬迁过来,其中还有一小部分直接从潮汕搬迁过来。他们的先民由中原入闽,是带着战争的使命而来,加之海盗长期盛行,因而养育后人也多数以“习武”为上,亦即“尚武”为荣。因而在此后的历史进程中逐渐演变成为当今之性格特征。

赌博“一条龙”的生意

从2011年至今,每天下午至凌晨两三点,“光头俊”等人以赌“三公”、“鱼虾蟹”的方式,在新安街道为雷州同乡及过往人员开档设赌,每把抽水几十、几百元不等。团伙下层的马仔许多都是未成年人,迷恋类似《古惑仔》一般成人童话式的热血江湖。

“鱼虾蟹”是广东农村小孩子最喜欢的娱乐方式。他们在一张纸上分成六格,分别涂上鱼、虾、蟹、虎、葫芦和鸡,并自制纸骰子,骰子的六个面上分别代表这六样东西,然后下赌注投骰。小孩子的赌注无非就是糖果、卡通画、压岁钱,在大人看来这仅仅是“儿戏”,但是,同样的游戏在成人的世界变成了赌博。

随着调查的深入,宝安警方发现,从2011年至今,每天下午至次日凌晨两三点,绰号“光头俊”的犯罪嫌疑人王永俊(化名)和肖某文等人以赌“三公”、“鱼虾蟹”的方式,在新安街道为雷州同乡及过往人员开档设赌。这些赌档有专人望风,有专人放高利贷。王永俊等人每日通过赌档获利。

公安机关屡次打击,但都没有抓住元凶,原因是赌档的地点和人员经常变换,屡禁不止。参与赌博的人少时不足十人,多时二十余人,每把涉赌金额几百、几千元不等,“光头俊”团伙每把抽水几十元、几百元不等。

这个团伙组织是怎样一个机构?办案民警发现,这个犯罪团伙的结构是金字塔形的,老大有事,骨干去办,骨干成员再召集手下。处于金字塔塔尖的头领正是“光头俊”,骨干人员负责坐庄摇色盅,每月领取5000元左右的赌档工资;马仔则负责赌档望风和看场,每天约一百元和一包烟;犯罪团伙中还有一部分人负责在档内放高利贷,高利贷放1000元,给950元,日利息20元,月利息600元,超过一个月利滚利。这些赌档多时有超过10个同时开放,表面上都有骨干精英,实际上幕后老板都是王永俊,赌档都要向王永俊交钱。

黑帮团伙下层的马仔许多都是未成年人,他们很多是观看香港黑帮影片长大,迷恋那个类似《古惑仔》一般成人童话式的热血江湖。

小店转让牵出幕后黑手

一个外号叫“老三”的雷州籍年轻人受其老板“阿准”指使,以要求事主陈某转让小店开赌场为由,带领数十人冲进小店闹事,还掏出一把黑色手枪耀武扬威。上川派出所对此案实施侦查。一个雷州老乡为警方掌握犯罪事实和团伙结构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在紧锣密鼓收集“光头俊”团伙犯罪事实的过程中,一个突发事件让警方对这个团伙更多了几分谨慎。

今年7月15日凌晨4时许,上川派出所辖区发生一宗警情,事主陈某小店被人打砸,并被强行要求转让店铺。当天凌晨,一个外号叫“老三”的雷州籍年轻人受其老板“阿准”指使,以要求事主陈某转让小店开赌场为由,带领数十人冲进小店闹事,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“老三”掏出一把黑色手枪耀武扬威。

对此,上川派出所所长翟胜祥高度重视,因为一旦涉枪,这个犯罪团伙的性质和暴力犯罪的程度则更不一般。随即,宝安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立即介入,精兵强将开始对此案实施侦查。一方面对“阿准”、“老三”的真实身份进行核查,一方面对近年尤其是今年以来雷州籍涉案人员的案件进行逐一梳理。

曾经,对于“光头俊”团伙纠集老乡进行赌博并勒索钱财的行为,一个雷州老乡深恶痛绝,他公开倡议老乡们一起抵制团伙收取保护费并报警。没想到,有一天他正在老乡的小店中喝茶聊天,被冲进来的几个人一顿追砍。他为警方掌握“光头俊”团伙犯罪事实和团伙结构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随着调查深入,警方发现非法聚敛财物仅仅是该团伙犯罪事实的一部分,更严重的是伤害群众。而许多受害人迫于团伙的淫威,往往不敢声张,担心说出来后遭到报复。于是,警方耐心接近受害人,将受害人带到咖啡厅以聊天谈心的形式进行询问,逐步掌握到该犯罪团伙的一些重要线索。

罪行一天天水落石出:

2013年3月8日23时,陈先生在路边因说话声音大,吵到了正在赌档坐庄的吴某举,被对方一伙人殴打致伤。

2013年7月1日22时许,事主张先生和肖先生在回家路上,被王永俊教唆手下七八名男子架住分别上了两辆出租车。在车上,团伙成员翻动两人口袋,共拿走7050元。然后,两名事主被押至一个小店,被殴打后承诺再交出3万元“解决此事”。

2013年9月2日凌晨1时许,王先生路遇“光头俊”团伙成员时,被对方拉上车带走并殴打。原来,一年多前他参与赌博,输光钱向团伙借了3000元高利贷,一个月后偿还了本金,但是利息没有还。这一次他被逼偿还1万多元的利息。随后,团伙成员跟随事主到住处拿银行卡,去银行取款5900元,扣下事主驾驶证和行驶证,又写了一张8000元的欠条。

……

猫和老鼠的较量

在所有的赌档经营中,王永俊从未出现过,狡猾的他和警方玩起了老鼠躲猫的游戏。团伙中有一个重要人物“老三”,此人是王永俊的侄儿,为了避免王永俊警觉,警方决定秘捕“老三”。抓捕王永俊时,警方待开门之际持枪冲进其家中,将毫无准备的他制服在地。

由于涉案人员几乎都为雷州籍,内部人才能听懂,为了取得更有力的证据,警方决定寻找途径深入调查。但事实上,外人很难与赌档人员接触,尽管警方人员乔装打扮,伺机靠近,但是对方十分狡猾,一听到有说普通话的人员接近,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巧妙地陆续散场。警方没有气馁,继续派出经验丰富的侦查人员寻找机会接近对方,终于成功收集到了有力的证据。

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警方悄悄布网,寻找战机,力争一网打尽。但在所有的赌档经营中,王永俊从未出现过,狡猾的他和警方玩起了老鼠躲猫的游戏。

宝安警方发现一个外号“九指”的人参与开设赌场,“九指”的小店开到哪里,王永俊团伙的赌档就开到哪里。而此前正是“九指”看中了雷州老乡陈某的小店,逼迫陈某转让小店供团伙开设赌档。

8月8日,警方获得线索,发现大部分雷州籍团伙成员正向宝安一个住宅小区聚集。收网行动时机成熟!专案组召开紧急会议,研究抓捕方案。傍晚,抓捕小组开始集结。

团伙中还有一个重要人物“老三”,此人是王永俊的侄儿,与王永俊单线联系,是个承上启下、上传下达的关键人物。在团伙中,他负责传达王永俊的意见,布置落实王永俊的命令。为了避免王永俊警觉,警方决定秘捕“老三”。“老三”偶尔上网,但连续多日未在网吧露面后,警方立刻实施家中抓捕的方案。

8月8日下午,警方在“老三”家中成功将其抓获,搜查时在卧室床下发现一黑包,打开发现内有用报纸包裹的自制猎枪一把,未激发的具有火药的国产制式12号猎枪子弹六发。“老三”交代,王永俊的确是他叔叔,先后两次授意将枪支、子弹存放其家中,共有两把枪(一支短枪、一支长枪),子弹若干。

当晚,专案组对该团伙聚集的小区展开围捕收网行动,陆续在该小区抓获20名雷州籍犯罪嫌疑人。

由于王永俊很可能藏有枪支弹药,所以抓捕王永俊时警方准备了两套方案:一为强攻,即穿着防弹衣的警员冲进王永俊家中突击作战;二是守候,待犯罪嫌疑人开门之际进入其家中擒获对方。为了安全起见,在确认王永俊在家后,警方决定采用第二套方案。

从8月8日晚至次日中午时分,王永俊家大门一直紧闭。难道他觉察出异常了吗?中午1时,门忽然开了,一个小孩骑着一辆小单车慢慢出来。时不我待,守候多时的民警持枪冲了进去,将毫无准备的王永俊制服在地。

王永俊是个伪装得很隐秘的黑帮老大,说一不二,号令手下;但是另一方面,他又是一个勤勤恳恳的送狗肉的拉车人。40多岁的王永俊看上去长相普通,甚至有些老实,平日里,他每天都会骑着摩托车一条街一条街给餐馆送去狗肉,少言寡语,谦卑而客气。直至其落网,那些餐馆的老板们都不敢相信那个送狗肉的“老实人”,居然就是为害一方的黑帮头目“光头俊”。

标签:
分类:律师案例| 发布:lawer| 查看: | 发表时间:2014-9-12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:转载自陈振律师 http://www.law36.com/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aw36.com/post/36.html

相关文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